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大数据分析报告(二)

详细说明

 2018-05-04 盛康祺、黄帮鸽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

引言


      

      知识时代背景下,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企业重要的无形财产,商业秘密作为知识产权一项重要类型越来越受到企业管理者的重视,商业秘密保护已经成为企业经营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问题。本报告以浙江省各地法院2017年度作出的公开判决书为分析样本,从案件类型情况、各法院案件分布情况、案件审理特点、涉诉主体概况等多方面进行归纳,并以此为基础概括出企业涉及商业秘密纠纷常见的实务问题,为企业商业秘密保护及相关纠纷解决提出建议。




   企业涉及商业秘密纠纷常见的实务问题及裁判观点


02

   争议焦点与裁判观点整理

      法院审理侵害商业秘密纠纷的逻辑是:原告主张的秘密点是否符合法定条件构成商业秘密;被告使用的商业信息是否与原告商业秘密相同或实质性相同;被告是否不正当地获取、使用、披露或允许他人使用了原告商业秘密。

 1、侵权行为的客体是否构成商业秘密

    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客体适格是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成立的前提。

 2、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是否成立

    要证明侵权行为成立,要求证明存在侵权行为事实,存在损害结果,行为与结果间存在因果关系。

3、股东知情权与可能侵犯商业秘密的争议

   (1)股东知情权是股东享有对公司经营管理等重要情况或信息真实了解和掌握的权利,是股东依法行使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等权利的基础性权利,是公司股东的法定权利。若无充分证据证明股东行使股东知情权会导致商业秘密遭受侵犯,则抗辩不能成立。

案例9:王明与宁波市鄞州泽泰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

案号:(2017)浙0212民初3770号

裁判观点:经营范围的相同并不必然推定出原告通过行使股东知情权来损害公司的利益,如原告通过股东行使知情权后泄漏公司商业秘密、给公司造成损失,被告可另行提起诉讼得到救济。综上,原告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案例10:杭州双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谭雨松股东知情权纠纷

案号:(2017)浙01民终464号

裁判观点:杭州双喆公司辩称谭雨松查取公司资料是为配合其个人设立的公司展开不当竞争,损害公司利益为目的,但因在本案诉讼中杭州双喆公司并无相应的有效证据予以证实,故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4、违反竞业限制与侵犯商业秘密的关系   

      竞业限制作为防范商业秘密遭受侵害的手段,已得到用人单位一定程度的应用,但实际效果仍有提升空间。

   (1)用人单位与员工签订竞业限制协议,前提仍是工作中存在商业秘密。

案例11:雷迅与宁波远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7)浙0212民初1851号

裁判观点:雷迅在远大检测公司担任高级技术人员,双方签订的协议书已明确雷迅负有保守商业秘密义务,并对商业秘密的范围和内容进行约定,其中显示资料库包括能源、环境、职业卫生类的检测、检测资料等、工作和业务程序等属于远大检测公司的商业秘密,因此雷迅符合竞业限制的主体要求。


    (2)竞业限制的约定必须明确,在职期间的保密义务不等于离职后的竞业限制义务。

案例12:杭州中恒派威电源有限公司与王纪周劳动争议

案号:(2016)浙0108民初5953号

裁判观点:本案原告主张被告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然而原告提交的证据仅证明双方签订了保密协议。该保密协议第八条只约定被告在职期间应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对离职后的竞业限制义务并未作约定。况且原告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离职后在优特公司上班,以及被告的行为有违竞业限制义务。

    (3)受竞业限制的劳动者范围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超过这个范围的,用人单位需要承担更多证明责任。

案例13:杭州岩倍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与黄伟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7)浙01民终588号

裁判观点: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本案中,岩倍公司主张黄伟是属于竞业限制人员,认为黄伟的岗位为萧山分公司负责人,在合同中约定为储备干部工作,涉及公司商业秘密;但黄伟认为自己是普通员工,工作不涉及商业秘密。岩倍公司应当就黄伟的工作内容和工作岗位及黄伟是属于高级管理人员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也即黄伟是知悉岩倍公司商业秘密的人员进行举证加以证明,现岩倍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因此,岩倍公司主张黄伟属于竞业限制人员,并要求黄伟继续履行竞业限制,支付违反竞业限制赔偿金150000元及支付律师费2000元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我国劳动法律对于用人单位受竞业限制的劳动者的范围有严格的规定。岩倍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黄伟是知悉公司商业秘密的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故岩倍公司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4)竞业限制期用人单位应向员工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但未约定竞业限制补偿金或补偿金约定过低的,不当然导致竞业限制约定无效。

案例14:雷迅与宁波远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7)浙0212民初1851号

裁判观点:虽双方签订的《保守商业秘密和竞业禁止协议书》未明确约定经济补偿,但双方可以就经济补偿进行补充约定,或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六条的规定向远大检测公司主张要求支付经济补偿。因此,未约定竞业限制经济补偿并不当然导致竞业限制条款无效,故对雷迅以此为由主张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条款无效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对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保守商业秘密和竞业禁止协议书》的效力,本院予以认定,雷迅应当依法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5)用人单位需证明员工在职期间或离职后违法竞业限制协议。

案例15:宁波小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宁波安胜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与赵起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7)浙02民终407号

裁判观点:两公司虽认为赵起存在违反协议约定的行为,但其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赵起在与两公司形成竞争性关系的企业中任职、从事与原单位有竞争行为的工作,并领取了相应的报酬,亦未向一审法院提供证据证明赵起自行开展与两公司经营业务相同或相似的竞争性行为,两公司的主张缺乏充分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信。

    (6)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有权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经济补偿;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后,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有权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约定。故,劳动者请求用人单位按月支付经济补偿的前提是其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其主张解除竞业限制约定的前提是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

案例16:嘉兴海发进出口有限公司与陆哲峰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6)浙0424民初2260号

裁判观点:被告在职期间和离职期间均违反了双方签订的《保密与竞业禁止协议》中有关竞业限制的约定,被告未履行约定的竞业限制义务,其无权主张原告按月支付经济补偿;也无权主张解除竞业限制的约定。


    (7)员工违反竞业限制协议,需要承担违约赔偿与损害赔偿。违约金约定过高的,法院会予以调整;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实际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增加,增加后的违约金数额以不超过实际损失额为限。损害赔偿则需要用人单位举证证明其损害事实与损害金额。

案例17:上海示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徐伟、杭州速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7)浙0108民初1802号

裁判观点:对于原告主张的违约金,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徐伟的违约行为给公司所造成的损失,现被告徐伟主张违约金过高要求予以调整,结合原告在庭审中确认追究的是被告徐伟在职期间的竞业禁止义务、被告徐伟在原告处的工作年限、职务、工资水平、过错程度等因素,同时结合被告徐伟在2017年4月经变更已不再是被告速盾公司的股东的事实,本院酌定被告徐伟支付原告示远公司违约金15000元。


案例18:嘉兴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钮飞虎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7)浙0402民初5033号

裁判观点:因被告存在违约行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根据《保密协议》约定,违约金为被告年收入30倍,明显过高。本院根据原、被告的举证情况,结合公平原则、被告的收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性质和程度、违约行为存续期间、造成的影响等因素综合考虑,调整违约金为40000元。关于原告提出的赔偿金,原告未予举证其损害事实及损失金额,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19:嘉兴海发进出口有限公司与陆哲峰竞业限制纠纷

案号:(2016)浙0424民初2260号

裁判观点:依据双方签订的《保密与竞业禁止协议》中约定的计算方式,经司法鉴定,原告的实际损失数额应为536337.12元,故原告可请求的违约金数额不得高于原告的实际损失数额,原告高于实际损失数额部分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被告应支付原告违约金536337.12元。


03

   涉及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案件分析

      由于2017年浙江省没有侵犯商业秘密罪相关的刑事案件,因此我们将检索条件扩大至2017年全国范围,设置关键词为:2017年、全国、侵犯商业秘密,共找到相关刑事案件文书56份,经过逐份筛选,得到与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直接相关的文书8份,涉及8个案件。其中,犯罪嫌疑人因“侵犯商业秘密罪”获刑的案件5个,其余3个案件则因为罪名认定问题,犯罪嫌疑人分别是因“侵犯著作权罪”、“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获刑,但其在犯罪过程中均涉及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这里,我们单独分析这8个与侵犯商业秘密罪相关的刑事案例。

  1、定罪为侵犯商业秘密罪的5个公诉案件

   (1)所处行业

    这5个案件中,有4个案件发生的行业是机械制造行业,1个是化工生产行业,遭到侵犯的商业秘密都属于技术秘密。我们分析,传统的生产加工行业由于行业成熟,人员流动通畅,也因为信息门槛低,获取商业秘密信息后相对容易变现,案发后取证难度相对较低,所以侵犯商业秘密犯罪问题凸显。

   (2)是否共同犯罪

    这5个案件中,有3个是共同犯罪,2个为单独犯罪。

    单独犯罪的2个案件,其类型都是员工“自立门户型”的犯罪形式,即员工从受害单位离职后,带着商业秘密加入另一家竞争企业,从而给受害单位造成巨额损失。

    共同犯罪的3个案件中,有2个是“里应外合型”的犯罪形式,即受害企业的在职员工与企业外人员合作,从企业窃取商业秘密后,由企业外人员实施该商业秘密,予以套现。另1个为“吃里扒外型”,共同犯罪人都是企业员工,犯罪形式为将企业技术秘密泄露给具有竞争关系的公司以获取个人利益。

   (3)犯罪行为造成的损失金额

    这5个案件中,犯罪行为给受害企业都造成了高额损失。经过鉴定,损失金额最低的为人民币63.655万元,也是唯一一个损失额在100万元以下,其余4个受害企业损失金额均在100万元以上,最高的达到170.714088万元。

   (4)刑罚

    根据刑法规定,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犯罪,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在这5个案件中,虽然损失金额都达到百万元级别,但都属于“重大损失”的范畴,因此刑罚都在三年以下,最长的为二年,但是都处以高额罚金:这5个案件的8名被告人,平均罚金为40.125万元。此外,因犯罪行为所得的非法获利,予以追缴。

   (5)上诉率与改判率

    5个案件中有4个案件被告人提出了上诉,但二审都维持了原判。被告人未上诉的那1个案件,是因为一审判决日期为11月份,即使提出上诉,也尚未形成二审裁判。

    2、以其他罪名定罪的3个案件

   (1)侵犯著作权罪案

    此案为自诉案件,自诉人也提出了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指控,但最终由于证据原因,该指控未获得法院支持。

   (2)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案

    此案中,公诉方其实是以涉嫌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提起公诉的,但在审理过程中,法院根据事实认定此案所涉信息不属于商业秘密,故被告人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但构成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最终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并追缴被告人违法所得人民币1208.726906万元。

   (3)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

    此案中,被告人获取的计算机信息,实质就是受害企业的技术秘密。因此,此案被告人实际实施了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行为,但是由于犯罪竞合的问题,最终定罪为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本案被告人非法获取的受害企业11款产品机型的图纸市场价值为人民币1046.3344万元,但由于被告人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操作指引

01

对企业的一些建议

1、企业自身加强商业秘密保护意识,日常经营中采取商业秘密保护措施

     商业秘密渗透在企业日常经营的过程中,企业对于自身的商业秘密保护,不应是简单的一两项措施的实施,而应该多方位、全方面的防范机制的建立。建立完善的保护机制的前提是经营者拥有商业秘密保护的意识。除了自身有这样的认知,还要加强对职工商业秘密保护的教育,使之成为一种规范。一些常规的保密措施是可以结合公司实际情况采用的,比如对公司厂房内部划定一些保密区域进行隔离,严格监控区域内情况;加强门卫的安保措施,实行人员进出分流、身份核对;对于重要的文件、资料要按照规定的流程处理,并做好上报工作;在经营过程中,涉及到商业秘密的文件、传真、复印件等应及时处理和销毁。

      除了一些常规的保密措施之外,规章制度的建立也是必不可少的。在上述整理的诸多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多数纠纷产生的原因是由公司章程或者是劳动合同、保密协议等不规范产生的漏洞引起的。因此,企业完善内部基本的制度流程是不可忽视的一个步骤。经营者应注意公司章程和合同条款的设置,公司规章制度中对于商业秘密保护的条款应尽可能全面细致。合理安排各个部门和人员分工,将商业秘密限定在必要的人员接触范围内。对涉及商业秘密的某些技术、工艺等进行特殊保护,如申请专利等,逐步建立起系统的审查手续以及监督保障机制。

2、企业外部聘请专业的律所等中介机构,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实践中,经营者由于法律知识单薄,对自身企业所拥有的商业秘密的范围、种类、数量等内容都不甚了解,忽略了一些技术信息、经营信息中的商业秘密,而把诸多处于公知领域的信息认作是企业的商业秘密加以保护,浪费了大量的成本却没有得到理想中的效果。因此,我们建议聘请专业的人员来帮助企业完成从识别到体系建立的配套流程,在公司的日常经营中指导经营者如何做好商业秘密的保护工作,从专业高效的角度,为公司量身定制关于商业秘密保护的法律服务方案,这样有助于企业在运营过程中减少不必要的资源的浪费,提高运营的效率。

     专业的中介机构如律师,可以指导企业制定商业秘密保护的规章制度,包括商业秘密的认定以及撤销标准;商业秘密的管理规章;涉密员工的管理制度等。还可以审查企业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保密协议、竞业限制协议等,处理好商业秘密保护与员工利益成本之间的关系平衡。当公司发现有商业秘密被侵害的迹象时,也能通过律师的专业判断采取合理有效的措施及时止损、解决纠纷。

     商业秘密的保护是一项系统的工程,除了技术问题外,还包括法律问题和管理问题,有条件的企业可以自己成立专门的机构配备专门的人员来,但是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外聘中介机构不失为更好的选择。


02

   未来趋势预测和风险提示

      2017年11月4日,《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上获得通过。新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新法中对“商业秘密”的含义做了重新界定。

      新《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本法所称的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与1993年旧法相比,“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变为了“具有商业价值”。另外,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第三人明知或应知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员工、前员工或者其他单位、个人实施前款所列违法行为,仍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该商业秘密的,视为侵犯商业秘密。”与1993年旧法相比,增加了“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员工、前员工或者其他单位、个人”这一内容。

      上述这些内容的调整,体现了经济发展和司法实践的变化。对于公司在商业秘密保护方面的实务操作也具有指导意义。日后,公司对于商业秘密的界定及相应的保护措施应较之前有所区别,根据新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商业秘密保护制度,防范日后可能产生的风险。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