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实务进高校课堂(内有干货哟)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12-21 * 浏览 : 0
0


2017年12月21日,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宋鲲鹏应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人文与法学院邀请,与该学院法学专业的同学们一起分享、探讨了我国刑法分则中“明知”的司法适用实务问题。

刑法中的“明知”,指向的是行为人是否存在犯罪故意以及主观故意内容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对行为人能否认定犯罪至关重要。而在刑法分则32个条文中出现的“明知”是否等同刑法总则第十四条中的“明知”,厘清刑法分则中“明知”的内容、基本含义、法律定位等对相关具体刑法条文的准确适用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宋鲲鹏结合自身长期的刑事审判、辩护实践,以大量的案例为学生们一一呈现刑法分则中“明知”对于司法实务中罪与非罪的认定、此罪与彼罪的区分、罪重与最轻的适用的功能。为弥补同学们对司法实务较为疏远的不足,宋鲲鹏结合相关司法解释并以具体案件的裁判分析和同学们交流了司法实务中如何认定毒品犯罪中行为人主观明知,探讨了“明知”的认定方法,最后还特别介绍了刑事推定的相关规则。

讲座结束,同学们近距离地了解了刑事诉讼中的证明责任、证明标准以及刑事司法实务中究竟如何运用证据认定行为人主观故意,对课本中的刑事法律理论知识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课后,同学们还献上了一束美丽的鲜花,以表示对宋鲲鹏老师精心授课的感谢。


 

下面,不妨让我们一同走进课堂,分享宋老师带给我们的满满干货吧。

我国刑法中“明知”,在总则部分,是刑法第十四条关于故意犯罪的规定中,这里的“明知”是作为犯罪故意的一般构成因素,学界称为一般明知。其他散见于刑法分则中共32个条文中的“明知”,是作为犯罪故意的特定构成因素,对特定事项的明知,亦即特定明知

刑法分则中“明知”的内容,是特定对象的“明知”,这些特定对象一般有:1)特定的物:有毒、有害食品;假币;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等等。对特定物的“明知”在刑法分则条文中占大多数。2)特定的人:窝藏、包庇罪中“犯罪的人”;放行偷越国(边)境人员罪中“偷越国(边)境的人员”;雇用逃离部队军人罪中“逃离部队的军人”等。3)特定的主体状况或行为:传播性病罪中“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的情况”;第三百五十条第二款制造毒品罪中明知“他人制造毒品”的行为;等等。

学界普遍认同:分则中的明知不等于总则中的明知,只有具备分则中的明知,才能产生总则中的明知。特定明知是一般明知的前提,其能否认定往往关系到故意罪过的认定。特定明知系相对于一般明知而言,它要求某些犯罪在一般明知内容之外还必须对某种特殊事实有所认识。

刑法分则中的“明知”的司法适用:(1)法律定位-----犯罪构成要件对于特定明知是否属于所属法条的构成要件,有“注意性规定”和“要件性规定”之争议司法实务中,认为刑法分则规定的特定明知,属于犯罪构成不可或缺的要件之一,而不仅仅是注意规定。2)基本含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关于刑法分则中“明知”的含义,有“确定说”、“可能说”、“知道和应当知道说”、“双重理解说”的学理争论,司法实务中历来坚持上述第三种观点,即认为“明知”包含知道和应当知道两种情形。认为,所谓“应当知道”,其本质含义是行为人不承认“知道”,但事实上行为人“肯定知道”、“确实知道”,不包括行为人“本应知道”而实际“真的不知道”的情况。由于“明知”作为犯罪构成主观方面的要素,具有内隐性,司法实践中很难认定,为了指导司法人员系统性地解决证明“明知”这种主观心理事实的困难,司法解释在总结司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对如何认定“应当知道”作了诸多努力,通过将具有逻辑基础、同时能体现政策价值的事实关联,形成了相对成熟的一些规则进行总结,以司法解释的形式赋予其足够的生命力,以达到统一指导司法的效果。因此司法解释中的“应当知道”都属于法定化的“司法认定的明知”。

刑法分则中“明知”的司法认定。“明知”的认定,究其本质,实际上是一个事实认定问题,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问题。无论是知道还是应当知道,司法人员都应当基于一定的证据来认定。1)“明知”的认定方法有直接认定推定认定2)如何适用推定。事实推定,要求对基础事实必须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并且根据基础事实逻辑地推定出“明知”这一待证的主观事实。推定的基础事实必须严格依照“证据裁判原则”认定。如果基础事实的证据不充分,则不能证明基础事实成立,更不能由此推定出待证的主观明知事实的成立。推定方式认定主观事实,必须允许被告人反驳和辩解。推定得出的结论并不完全具有必然性。允许反驳是推定的基本属性。

在运用推定方法认定待证主观事实时,不能忽视对行为人是否是我们假设中的常人的审查,充分注意行为人的年龄、教育程度、生活环境、精神状态等个体实际情况。同时,应坚持对犯罪事实进行细致、客观的分析,坚持使用尽可能多的经验规则来进行推定,防止使用单一经验规则来进行简单判断,避免造成冤错案件。

探讨的案例:(1)(2013)杭江刑初字第299号被告人冯某某诈骗、被告人曹某某购买假币案;(2)武汉同济药业有限公司等四单位及孙伟民等被告人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案;(3)(2013)杭江刑初字第хх号戴某某强奸案;(4)许实义运输毒品案;(5)莫卫奇运输毒品无罪案。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