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两高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司法解释的实务解读

* 来源 : 宋锟鹏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7-26 * 浏览 : 0
0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两高组织卖淫类刑事案件司法解释”),自2017年7月25日起施行。该司法解释针对近年来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犯罪司法实践中的诸多新情况、新问题统一了法律适用。笔者结合浙江省近年来的刑事司法实务对两高组织卖淫类刑事案件司法解释谈一些简浅的学习体会,供大家交流。
一、入罪有重大调整,出罪亦有合理规定
两高组织卖淫类刑事案件司法解释中最大的亮点是对引诱卖淫罪的入罪标准做了重大调整。解释第八条对引诱卖淫罪和容留、介绍卖淫罪分别确定了不同的入罪标准,改变了以往对引诱卖淫和容留、介绍卖淫定罪标准不加区分的粗糙司法,从罪质方面更加精细化得评价引诱卖淫更为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解释对引诱他人卖淫的入罪,不作任何人数的限定,只要引诱一人卖淫即构成犯罪,而对于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则沿袭了一直以来的容留、介绍二人以上构成犯罪的标准。
与此相关,解释第一条明确组织卖淫罪中被组织的卖淫人员需在三人以上,而“组织卖淫者人数多少”则不影响对组织卖淫行为的认定。解释中对强迫卖淫罪的强迫他人卖淫的人数则没有规定。笔者认为,遵循刑事解释中的体系解释、当然解释的方法和规则,引诱一人卖淫即构成犯罪,举轻以明重,社会危害性显然更为严重的强迫卖淫行为的入罪标准自然无需有“多人”的要求,强迫一人卖淫即可构成强迫卖淫罪。实务中,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在2014年10月印发的《关于办理组织卖淫及相关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纪要》(以下简称“浙江省组织卖淫相关刑事案件纪要”)中也明确强迫卖淫罪没有“多人”的要求,只要以暴力、胁迫手段,迫使他人卖淫,即可构成。
解释第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则是根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要求,合理地设置了对部分受雇佣在卖淫场所工作的人员的出罪处理。解释明确 “在具有营业执照的会所、洗浴中心等经营场所担任保洁员、收银员、保安员等,从事一般服务性、劳务性工作,仅领取正常薪酬,且无前款所列协助组织卖淫行为的,不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对司法实务中如何准确认定受雇佣在卖淫场所工作的人员的刑事责任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最高院审委会委员孙华璞在《组织卖淫罪从犯与协助组织卖淫罪关系问题的研究》(载《人民法院报》2017年5月24日、2017年6月7日)一文中指出, “组织者雇佣的在卖淫场所实施协助卖淫行为的人,应当按照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司法实践中有观点认为,在卖淫场所工作的人,明明知道自己在从事卖淫工作,应当按照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实际上,这种观点也不完全正确。因为:一是如果在卖淫场所工作的人与组织卖淫者形成了组织卖淫的共同故意,并直接从组织卖淫活动中分红的、牟取非法利益的,应当按照组织卖淫罪处理。二是如果在卖淫场所工作的人员没有与组织卖淫者或者雇佣人形成组织卖淫的共同故意,也没有从组织卖淫活动中分红,仅是按照或者老板的安排,从事保卫、保洁、保障等服务性工作,并只是从老板那里领取固定工资的,从理论上都已经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但是为缩小对这类犯罪的打击面,从政策上应当从宽掌握。即除对那些按照老板特殊授意、专门办理特殊的事项,在组织卖淫或者在协助组织卖淫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应当按照协助组织卖淫罪定性处罚。其他情节显著轻微的人,可以给予行政处罚。三是在宾馆、酒店、歌舞厅等非专门从事卖淫场所工作的人,虽然知道该场所有卖淫行为,但是仅领取固定工资的,一般也不应当按照协助卖淫罪处理”,该观点与解释中对部分受雇佣在卖淫场所工作的人员的出罪处理的司法精神完全一致。
二、回应新形势,修正“组织他人卖淫”的概念
一直以来,刑事司法理论和实践对组织卖淫罪中的“组织他人卖淫”,均强调“控制多人从事卖淫”。浙江省组织卖淫相关刑事案件纪要第一条即指出“控制多人从事卖淫是组织卖淫罪的本质特征,是与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引诱幼女卖淫罪的主要区别。‘控制’包括对卖淫人员的控制和对卖淫活动的控制”。两高组织卖淫类刑事案件司法解释则对此做了适当修正,明确“管理或控制他人卖淫”均属于“组织他人卖淫”。笔者认为,在一定意义上,管理就是一种控制行为,但管理的内涵相比较控制而言更为丰富,管理“是在特定环境下,对组织所拥有的资源进行有效的计划、组织、领导和控制”。解释作出如此修正,也是针对司法实践中组织卖淫者“逼良为娼”、“限制卖淫人员人身自由”等现象较少出现的新形势,而更多的表现为组织者对买淫人员和卖淫活动的指挥、安排、调度、指派等管理行为。
三、严格司法,明确部分法律适用问题
 两高组织卖淫类刑事案件司法解释针对司法实践中部分常见问题如何准确适用法律也做了明确规定。 
1、解释第八条第二款对利用网络、短信等发布招嫖违法信息的行为如何处理予以了明确,规定“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招嫖违法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规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处罚。同时构成介绍卖淫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2、解释第三条对在组织卖淫活动中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行为如何处理作了规定,明确“在组织卖淫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行为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该规定纠正了以往司法实践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以下简称“严禁卖淫嫖娼的解答”)第二条“在组织他人卖淫的犯罪活动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有强迫、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行为的,应当做为组织他人卖淫罪的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不实行数罪并罚”的处理模式。浙江省组织卖淫相关刑事案件纪要第五条曾对此规定,“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既可以是独立的犯罪行为,也可以是组织卖淫罪的具体手段,在审判实践中要注意区分此罪与彼罪”,实务中似可按照牵连犯从一重处罚原则,对在组织卖淫活动中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行为依照解释从一重定罪处罚。
 3、解释第六条第一款明晰了对强迫幼女卖淫行为的定罪规定。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后,嫖宿幼女罪被取消,刑事司法理论和实践即认为“幼女不再成为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的对象,对于组织、强迫未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进行性交易的行为,通常应当以强奸罪的共犯论处”(沈德咏主编《刑法修正案(九)》条文及配套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触犯,第372页),刊载于2017年7月13日的《人民法院报》的《明知是幼女而强迫卖淫属于强奸》的案例评析即代表了当前司法实践中对强迫幼女卖淫行为的处理方式。两高组织卖淫类刑事案件司法解释第六条第一款明确将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作为“情节严重”的升档量刑情形之一,实际上也明确了对强迫幼女卖淫行为仍应以强迫卖淫罪定罪。
 4、解释第六条第二款对行为人兼有组织卖淫犯罪行为、强迫卖淫犯罪行为时如何适用“情节严重”作出规定,“行为人既有组织卖淫犯罪行为,又有强迫卖淫犯罪行为,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组织、强迫卖淫‘情节严重’论处”。对该条的适用,应该注意以下情形:
(1)行为人针对不同的对象分别实施了组织卖淫行为和强迫卖淫行为,并均构成犯罪的,应该予以数罪并罚,分别具有“情节严重”情形的,分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后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条决定并罚后执行的刑期。此种情形并非解释第六条第二款规定适用范围。
(2)针对同一对象行为人在组织卖淫过程中,对被组织卖淫的人员又有强迫行为的,首先应解决定罪问题。对此,笔者认为应该参照解释第三条的规定精神予以处理,对行为人从一重定罪处罚。在同一量刑幅度的,可以参照严禁卖淫嫖娼的解答第二条的规定,以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理,并将强迫卖淫犯罪行为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其次即是如何适用“情节严重”,大致存在三种情形:①组织卖淫犯罪和强迫卖淫犯罪均属于“情节严重”,应以组织卖淫罪的“情节严重”予以定罪量刑;②组织卖淫犯罪属“情节严重”、强迫卖淫犯罪尚未达“情节严重”或强迫卖淫犯罪属“情节严重”、组织卖淫犯罪尚未达“情节严重”,分别以组织卖淫罪或强迫卖淫罪定罪并适用“情节严重”予以量刑;③组织卖淫犯罪、强迫卖淫犯罪均无“情节严重”情形,但存在卖淫人员累计或非法获利数额相加分别达到组织卖淫“情节严重”人数标准或数额标准的,应以组织卖淫罪的“情节严重”定罪量刑。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