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乐平案律师严华丰:今后冤案平反越发倚重当事人运气

* 来源 : 凤凰资讯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12-22 * 浏览 : 1
0

        2016年12月22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乐平案”原审被告人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故意杀人、抢劫、强奸、敲诈勒索再审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宣告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无罪。四位当事人坚持申诉十余年后,得以无罪释放。
        2000年5月24日凌晨,江西省乐平市中店村绿宝超市老板蒋某才与外地女子郝某遇害,该案被称为“5·24案”,2002年6月5日,乐平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5.24”案告破,包括发生在1999年9月9日晚,一对情侣在登高山上约会时遭到抢劫,男青年被砍死、女青年遭到轮奸,此系“9·9”抢劫、轮奸、杀人案,两案并称为“乐平案”。乐平市公安局宣布,除汪深兵“潜逃”外,其余四名嫌犯黄志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全部归案。四人先后被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两次死刑判决,江西省高院于2006年5月31日,作出终审判决:排除黄志强、方春平参与“9.9”案,同时“鉴于本案具体情况”,改判四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012年4月,疑似“真凶”方林崽归案,方林崽涉嫌制造4起命案、侵害10余名女性,在指认现场时对两名围观村民说,他才是“5.24”案真凶。作于2013年4月17日的“公安部[2013]1467号物证报告”显示,通过DNA鉴定,“5.24”案现场提取的烟头中,有3枚烟蒂上的DNA来源于方林崽的可能性大于99.99%。这一报告并未随卷提交给检方。直至2016年江西高院决定立案复查,江西省检察院审查案卷材料,这份隐藏的证据才出现。
        这是又一起“一案两凶”。自2003年7月7日景德镇中院的首次判决,黄志强等四人经历长达十三年的申诉,十四年时间失去自由,终获无罪判决。这也是继12月2日“聂树斌案”平反后,国内又一起影响较大的冤案平反。凤凰网对话乐平案当事人黄志强辩护律师严华丰,讨论冤案平反在当下的意义和前景。
        (对话/凤凰网郭睿)

(无罪判决书,严华丰提供)

        法院没有认定刑讯逼供

        凤凰资讯:今天是公开宣判吗?
        严华丰:名义上是公开宣判,但是实际上这些旁听席,都是被法院事先安排好的人给占到了,门口等候的媒体记者,普通老百姓,很多想进去围观,想进去都没有能够进去。 今天主要就是宣判,这个案子为什么会判决无罪。我们在上次庭审当中提出很多辩护意见。为什么法院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肯定要综合全案的证据,要进行一个分析和说理,最后得出他们四个人不构成犯罪,无罪的结论。所以说就是最后宣判。

        凤凰资讯:我看了一下江西法院网发的消息说,江西高院副院长有当面赔礼道歉是吗?
        严华丰:这个我觉得也是法院做的比较过分的地方,据我了解确实是有。因为当事人按规定都属于监狱里面羁押的人,宣判以后正常情况下,要办一下相关的释放手续。后来据我所知,法院还开了一个交流会,跟这几个当事人,但是把我们律师给支开了。在交流会上向他们表示道歉。过了一个多小时当事人才出来。

        凰资讯:那你看到这个判决结果是什么心情呢?
        严华丰:宣判无罪,我们作为律师来讲当然希望看到这个结果,但是我觉得作为法院来讲他判决里面有些我们律师一直提出来的问题,特别是关于刑讯逼供的问题,法院回避掉了,以我们证据不足为由,不予采纳。我觉得法院其实还没有正视,大家都知道,所有冤假错案背后必然都有刑讯逼供这个问题。法院以我们辩护人无法提供相关证据为由,不予采纳,我们作为律师来讲,我们肯定不认可,也不能接受。而且法院在判决书当中做这样的认定,可能也会给我们将来进一步申请相关的国家赔偿,以及追责,可能也会产生一定的障碍。

        凤凰资讯:法院说证据不够,那你跟其他律师有提交刑讯逼供的证据吗?
        严华丰:提供了,其实我们认为这个案子刑讯逼供证据很充分,这个案子在2005年、2006年开庭的时候,乐平市检察院给乐平市公安局的相关函件当中都说明,之前四个当事人都翻供,他们翻供的理由就是受到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被公安机关打伤,因为长时间吊铐以后,这四个当事人的手腕部,四个人统一的,手腕部都形成了统一的伤痕。根据当事人讲,他们手腕部的伤痕都是因为遭到公安机关长时间吊打,形成的。即便这个事情过去已经十多年了,到现在有的当事人手腕部现在还可以看得出非常明显的铐痕。这四个当事人归案以后,都是分开关押的,这种伤痕是怎么形成的呢?我觉得在公安机关没有给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很显然,我认为这个就是刑讯逼供形成的,我这个就是非常充分非常明确的证据。我们也知道法院肯定不可能在判决书当中认定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我只能说从程序上来讲,我们也知道肯定会出现这个结果,但是对这个结论我们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凤凰资讯:那其它类似的案子里面法院有认定过刑讯逼供成立的吗?
        严华丰:从我目前所接收到的国内其它的案件判决当中,还没有看到这种先例。 各地法院把最高法的排非程序架空了

        凤凰资讯:你之前提到了排除非法证据(简称“排非”)的问题, 2010年的时候最高法就给出了一个排非的司法解释,这个案子有排非吗?
        严华丰:排非程序在我们这案子都没有适用,法院没有专门启动排非程序,本案平反的意义除了证明这些被告人的无辜外,不会带来任何制度性的反思及完善,平反的意义是有限的。 总体来讲,刑事案件当中法院启动排非,少之又少。我觉得这一条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实际上被各地法院给架空了,各地法院还是缺乏这种魄力跟决心,对这些案件。这其实就必须要面临怎么样解决公安机关刑讯逼供问题,它肯定会面临很多的障碍跟压力。

        凤凰资讯:所以在你的了解中,排除非法证据是有时候会出现,但是刑讯逼供,就是法院认定刑讯逼供成立这个还没有出现过是吗?
        严华丰:没有出现过,可以这么说,除非是法院指控某个人,比如说经过立案、侦查、起诉,就是指控某个行政人员,或者检察院人员犯了刑讯逼供罪,那这个是另当别论。但是法院在正常的案件审理过程当中去认定,对被告人实施了刑讯逼供,就我接触来讲我目前还没有接触过这种判定。

        凤凰资讯:那这个案子最后的判决和聂树斌案的判决相比,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严华丰:很难说,我觉得跟聂树斌案件当中没有太大不一样的地方。我觉得所有的冤假错案,最后的症结其实都是一样的,而且法院严格来讲判决的理由基本上也是差不多的。

        凤凰资讯:这个也是类似的疑罪从无吗?
        严华丰:判决理由来讲,基本上还是这个概念,就是说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认定他们实施了犯罪行为。但是就整个判决理由来讲,认为取得当事人有罪供述的合法性,存在问题。这个案件当中也不能排除指供跟诱供的嫌疑,所以,虽然它没有排非程序,但是实际上把这些口供给排除掉了。从这个角度讲,这个案件应该算是绝对无罪,而不能说是所谓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问题。因为就连有罪供述都已经排除掉了。

        律师自掏腰包做案子
        凤凰资讯:见到你的当事人了吗?
        严华丰:见到了,(宣判后)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法院也做的比较过分,把他们四个人分开,从不同的门安排他们出来。因为门口有非常多的记者,可能希望他们尽量少跟媒体接触,因此安排从不同大门出来。

        凤凰资讯:你感觉他们四个人状态怎么样?
        严华丰:整体状态不错。黄志强说,这次能出来也是这么多年来,包括他家里人的支持,媒体的呼吁,前前后后有这么多律师关注,这个案件终于改过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非常激动的。我们也建议他暂时先休息一段时间,后面的事情等他稍微缓一缓。

        凤凰资讯:后面做这些事情会要求国家赔偿,会追责吗?
        严华丰:国家赔偿,这个毫无疑问,肯定到时候会申请国家赔偿,这个没有问题。 从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看,追责的难度当然是非常大的,我们律师也会征求下当事人意见,是不是后面要进一步采取,比如控告这种方式,去追究当年实施过刑讯逼供行为警察的责任问题。 那作为律师来讲,我当然也是希望他们能够坚持追责。

        凤凰资讯:你之前说过冤案花费资金的问题,这个案子前后花费不低于80万。这些都是来自募捐吗?
        严华丰:大部分来自于募捐,或者这样一些渠道,有些是我们律师自掏腰包,或者其他一些同行的资助,渠道来源还是比较多的。

        凤凰资讯:记得之前也有看到说参与这个案子得是经济比较好的律师才行。
        严华丰:对,我们自掏腰包。 关键是对这类案件,第一你是不是内心来讲认为这个案子确实是一种冤案,第二,我觉得肯定还是要一种能够持之以恒坚持下去的决心。所有的冤案申诉,说白了都是不可预期的,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案件究竟哪一天能够有成果,但是每天去申诉,经常沟通,或者到相关部门沟通,这个都会产生很多的成本。我觉得最关键是,不管律师也好,家属也好,还是要有长期坚持的决心。 最绝望是阅不到卷。

        凤凰资讯:你最早介入这个案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严华丰:我是从2013年年底,正好三年的时间。当时李和平律师和我们一起,开过研讨会,一起会见这些当事人,很多工作大家都一起在做,包括到江西高院去要求阅卷。

        凤凰资讯:这其中有没有觉得特别痛苦的时候。
        严华丰:为什么这个案件申诉了这么多年,前后又经历了这么多律师,前期为什么又有律师退出去,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案件推动真的是太难了,也找不到合适的路径,包括我们后面介入进去的律师,要想究竟要怎么样做才能让有关部门把这个程序启动起来。说实话我们也比较绝望,某种程度讲我们是看不到结果的。所以为什么会去江西高院门前点蜡烛,拉横幅,喊口号,真正的起因就是在这里,就是我们阅不到卷嘛,我们本意也不只是这些,第一阅卷是我们的一个正当理由和正当权利,当时江西高院一直不保障,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把这个案件本身能够往前推一推,能够引发更多的外界关注,包括媒体包括社会公众,我们当时以阅卷权为由,来进行抗争。

        凤凰资讯:后来还有律协介入,和江西高院的沟通是吗?
        严华丰:去年5月我们一直在江西高院门口抗争,山东省司法厅和律协,提出可以通过相关渠道,帮我们协调和江西高院沟通阅卷权的问题。具体他们怎么沟通的,说实话我们也不太清楚。当时我们也考虑风险,吴淦被抓了,我们担心在现场继续抗争下去风险会比较大,正好山东的做法给了我们一个比较体面的撤下来的理由。经过综合风险评估,我们就把这种江西高院门口抗争的方式撤下来了。后来到了去年8月初,江西高院通知我们律师可以去阅卷了,在8月10号,我们阅到了全部卷宗。 除了李和平、吴淦、赵威被抓以外,张维玉律师受到淄博律协的公开谴责处分,其它还好。

        凤凰资讯:明白,对这个案子的影响你有什么估计吗,会不会有一个真正的程序性的改变,或者仅仅是个案结果的改变。
        严华丰:说白了还是冤案平反的意义跟价值,我个人还是比较悲观的,任何一个冤案平反后,首先应该要追责对吧,如果不追责的话,那就意味着当年制造冤案错案的这些人,不会付出任何的代价,如果没有人为冤案付出代价,承担责任的话,在目前的环境下,我认为产生冤案的土壤跟机制,还是照样存在,所以说我个人还是比较悲观的。而且现实当中还是有大量的冤案产生嘛,不过很多判得非常轻,比如很多访民上访都被以“扰乱公共秩序”给治罪了,其实都是典型的冤案嘛,但是像这样的一些案件第一不太可能纳入媒体的视野,第二几乎没有人会来给他们平反,实际上我们一看就知道这是冤案。 未来的冤案平反越来越倚重运气。

        凤凰资讯:这个案子到现在,十几年过程里面,最关键的部分是什么?
        严华丰:最关键的还是要当事人家属的坚持,几乎所有的冤案当中,包括原先福建的念斌案,吴昌龙案,都有家人这么多年一直非常坚持,甚至姐姐为了弟弟平反都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直没有结婚。乐平案中,我们这四个当事人的父亲,包括家人妻子,特别是他们四个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申诉,每个人家里条件都非常差,每年都要去北京去南昌,孜孜不倦向有关部门反应问题,虽然很难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所以我觉得最重要是家人的坚持,不然其他人没办法坚持。当然还需要媒体的关注,还需要持之以恒的通过各种方式跟方法去推动这个案件。

        凤凰资讯:前前后后介入的律师将近50人,这种律师团的工作方式之后还能再现吗。
        严华丰:我觉得很难,像乐平这个案件,这一点我们大家观点都非常一致,已经没有办法复制了,不说别的,去年19天在江西高院门口抗议的行为,在当时的环境下,或许还可以得到容忍,最多给我们一个谴责,但是现在这种环境下,如果说谁再这么做的话,估计可能要被抓了。这个肯定就没办法复制了。 吴淦来声援我们,之后被抓了,说实话真正抓他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是因为其它比如庆安枪击案一些事情,(江西高院)这个事情确实是导致他被抓的一个导火索。

        凤凰资讯:两个月之内有聂树斌案到乐平案的平反,这是偶然吗,还是有某种意义。
        严华丰:我个人觉得可能还是个案的偶然,因为毕竟聂树斌案是最高法院最后决定平反的,我们这个案件是江西高院决定再审,自己平反的,目前来讲我觉得看不出这两个案子当中有某种特定的关联性,但是我估计江西方面肯定向最高法院汇报过。

        凤凰资讯:你对之后的冤案平反工作的态度呢?
        严华丰:悲观。因为现在按照《慈善法》规定,个人不能为其他人的事情进行募捐了。很多冤案当事人,不要说付你律师费,就是差旅费他都没办法承担,如果让律师自己完全承担这些费用的话,又太过高昂。但是现在国家又把这条(募捐)路径给堵了,某种角度讲,今后冤案的申诉可能越发要倚重于当事人自己的运气了。

        凤凰资讯:越发倚重运气。
        严华丰:对。律师现在手脚都被捆住了嘛,按照司法部的相关规定来讲,律师不能炒作不能上网,未经判决很多信息不能公布,像我们这个案件当中,法院侵犯我们的权利,这种事情我们没办法通过可以对他们形成压力的手段去进行抗争,如果正常的到法院办公区交涉他们根本就不理你。这样的路径都被堵掉的话,很多冤案去平反,难度肯定是越来越大了。

        凤凰资讯:你现在手上有类似的案子吗。
        严华丰:暂时手上没有,说实话我们也不敢办太多,因为每一个案件真的是付出的精力跟心血真的是太大了。
        (凤凰网/郭睿)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