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民法总则学习之简析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的法律责任

* 来源 : 郑若阳 宋鲲鹏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3-20 * 浏览 : 4
0

关于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的民事责任,《民法总则》未颁布之前,相关的法律规定有《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的行为,只有经过被代理人的追认,被代理人才承担民事责任。未经追认的行为,由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和《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由行为人承担责任。”)至司法实践中,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承担的民事责任到底是什么性质的责任,以及承担责任的理论依据和构成要件并无相对统一的观点。

   对此,刚刚颁布的《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

       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仍然实施代理行为,未经被代理人追认的,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

       相对人可以催告被代理人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一个月内予以追认。被代理人未作表示的,视为拒绝追认。行为人实施的行为被追认前,善意相对人有撤销的权利。撤销应当以通知的方式作出。

       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未被追认的,善意相对人有权请求行为人履行债务或者就其受到的损害请求行为人赔偿,但是赔偿的范围不得超过被代理人追认时相对人所能获得的利益。

       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为人无权代理的,相对人和行为人按照各自的过错承担责任。


      《民法总则》借鉴参照了《德国民法典》(第179条)、《日本民法典》(第117条)等相关国外立法,完善了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


一、明晰了无权代理人对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的内容。

      《民法总则》规定根据合同相对人的选择,无权代理人或负履行合同责任或负赔偿责任。然而,由无权代理人负履行合同的责任往往并不现实,司法实践中是否会成为“影子条款”暂且拭目以待。事实上,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10条“无代理权人,以他人之代理人名义所为之法律行为,对于善意之相对人,负损害赔偿之责。”)以及英美法系国家则普遍选择无权代理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单一立法模式,孰优孰劣,留待司法实践检验吧。


二、明晰了无权代理人的损害赔偿范围。

       关于无权代理人的损害赔偿范围,理论上有信赖利益说、履行利益说、区分说等主张。《民法总则》明确了无权代理人损害赔偿的范围以履行利益为限。但是否应参照区分说理论,以无权代理人是否知道代理权具有瑕疵而分别负履行利益赔偿或信赖利益赔偿,则留给裁判者在具体适用时予以公平正义之价值考量。

     

       非常遗憾的是,《民法总则》对无权代理人承担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的规定却留下诸多疑问。理论学说一般认为,无权代理人承担责任的要件除了一般法律行为要件的要求外,通常还有两特殊要件:即无权代理人主观过失和第三人主观善意,也就是说只有善意相对人才能主张损害赔偿,《民法总则》规定“善意相对人有权请求行为人履行债务或者就其受到的损害请求行为人赔偿”自是合理,但之后一款“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为人无权代理的,相对人和行为人按照各自的过错承担责任”的规定说明《民法总则》似乎并未采纳无权代理人承担责任需第三人主观善意的构成要件。同时,无权代理人主观过失是否纳入构成要件也未可得知。对构成要件规定的不明确,将极大影响到司法实践中的统一适用。由此引申出的关于无权代理人的免责事由,《民法总则》亦未作出规定。


郑若阳





联系电话

133-0571-6522

郑若阳,男,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高级合伙人、事务所主任。1998年起从事律师执业,执业以来办理过2500多件的各类案件,对建筑施工、企业并购、不良资产处置、企业风控等业务的处理有非常丰富经验,具有较高的业务素养,执业中清廉公正,待人诚信热情,作风正派、认真严谨、责任心强、业务素质过硬,在业内具有较好口碑。

宋鲲鹏




联系电话

133-3618-9336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2001年7月起在杭州某法院从事审判、执行一线办案工作,担任刑庭负责人多年,专注于刑事审判理论与实践,曾获浙江省刑事审判先进个人表彰。工作期间,在公开刊物发表法学论文多篇,并多次在法院系统学术论文征文中获奖。2016年10月入职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刑事领域实践经验丰富,理论功底扎实。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