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讲堂 |常见罪名犯罪数额的司法认定

* 来源 : 汉鼎律师事务所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2-08 * 浏览 : 3
0

导读


   犯罪数额往往是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的重要标准,同时也是对行为人量刑处罚的主要依据。准确认定犯罪数额无疑是刑事辩护中非常重要的基础内容之一,本文结合浙江省司法实践,就常见罪名犯罪数额认定的司法观点及裁判依据进行了梳理,供大家参考。


   一、诈骗犯罪


1·1诈骗犯罪数额应以行为人实际骗得的财物数额为准,应当将案发前已经归还的数额扣除。刑事案件一般意义上的“案发”系指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案件,以此作为“案发前”、“案发后”的时间节点。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申付强诈骗案件如何认定诈骗数额问题的电话答复》(1991年4月23日)  “……即在具体认定诈骗犯罪数额时,应把案发前已被追回的被骗款额扣除,按最后实际诈骗所得数额计算。但在处罚时,对于这种情况应当做为从重情节予以考虑”。

1·2多次进行诈骗,并以后次诈骗财物归还前次诈骗财物,在计算诈骗数额时,应当将案发前已经归还的数额扣除,按实际未归还的数额认定,量刑时可将多次行骗的数额作为从重情节予以考量。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1996年12月16日法发[1996]32号)第九条对多次诈骗并以后次诈骗财物归还前次财物的诈骗犯罪数额认定作出了明确规定,该司法解释虽然已被废止,但该规定的裁判精神对司法实践仍有重要参考价值。

1·3金融诈骗(集资诈骗)犯罪的数额,应以行为人实际骗取的数额计算,案发前已归还的数额应予扣除。行为人为实施金融诈骗(集资诈骗)活动而支付的广告费、中介费、手续费、回扣,或者用于行贿、赠与等费用,不予扣除。行为人为实施集资诈骗活动而支付的利息,除本金未归还可予折抵本金以外,应当计入诈骗数额。非法集资的规模或者非法集资的标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适当予以考虑。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2001年1月21日法[2001]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0年11月22日法释[2010]18号)第五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14年3月25日公通字[2014]16号)分别就金融诈骗、集资诈骗犯罪数额的认定作出了规定。

1·4诈骗犯罪中,对于被害人实际受益部分的财物价值,一般情况下,也应当从诈骗犯罪数额中予以扣除。

【裁判依据索引】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杭刑终字第144号刑事判决中,二审法院认为,关于诈骗犯罪的数额,应当以行为人实际骗取的数额认定。本案上诉人李成泉通过欺诈手段使被害人陷入错误后,交付假黄金项链(实际上是“金包银”的银项链)而骗取现金,该银项链具有一定价值,被害人直接受益,故犯罪数额应是扣除银项链价值后的数额。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杭刑终字第148号刑事判决中,二审法院认为,在诈骗犯罪中,应当以实际骗取的数额认定犯罪数额,则上诉人朱建锋等人在租车时支付的租金、押金等应当从其犯罪数额中扣除,一审未予扣除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1·5行为人采用诈骗方式非法占有他人汽车后,又以伪造行驶证等证件典当、出卖等方式变现的,诈骗数额不累计计算。

【裁判依据索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全省经济犯罪疑难问题研讨会纪要(二)》(2006年6月29日)第八条:骗得他人汽车后又以诈骗方式变现的数额的计算。

1·6诈骗犯罪中,既有既遂,又有未遂,犯罪数额不得将既遂、未遂数额累计,而应分别根据行为人的既遂数额和未遂数额判定其各自对应的法定刑幅度,以处罚较重部分来认定犯罪数额。判定法定刑幅度时,未遂部分还需同时考虑从轻或减轻处罚。两相比较,如果既遂部分对应的量刑幅度较重,或者既、未遂所对应的量刑幅度相同,则以既遂部分数额作为诈骗犯罪定罪数额,未遂部分数额作为酌情从重的量刑情节予以考量;如果未遂部分对应的量刑幅度较重的,则以未遂部分数额作为诈骗犯罪定罪数额,既遂部分数额作为酌情从重处罚的量刑情节予以考量。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1年3月1日法释[2011]7号)第六条:诈骗既有既遂,又有未遂,分别达到不同量刑幅度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处罚;达到同一量刑幅度的,以诈骗罪既遂处罚。最高法院胡云腾、周加海、刘涛《<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一文对诈骗既有既遂又有未遂的处罚原则作了权威解读。


   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2·1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数额,以行为人所吸收的资金全额计算,且为实际吸收的金额,约定的利息不应计入犯罪数额;案发前后已归还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酌情考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数额认定不同于集资诈骗犯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属于占有型犯罪,也不属于结果犯,将已归还数额计入犯罪数额可以更为全面客观地反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资金规模,更准确地判断其社会危害性的轻重程度。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0年11月22日法释[2010]18号)第三条第三款: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以行为人所吸收的资金全额计算。案发前后已归还的数额,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酌情考虑。最高法院刘为波《解读<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文对此进行了权威解读。


   三、侵犯知识产权犯罪

3·1侵犯知识产权犯罪中,“违法所得数额”系部分罪名的构罪标准。违法所得数额系指获利数额,即行为人已经获得或应得的非法收入,没有获得或不可能获得的收入不应视为违法所得数额。同时,计算违法所得数额,一般不应扣除行为人为实施犯罪而付出的各种投入。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年12月11日法释[1998]30号)第十七条第二款:本解释所称“违法所得数额”,是指获利数额。实践中,应注意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立案标准的规定》(1993年12月1日高检发研字[1993]12号)中,将“违法所得”理解为“销售收入”,与最高法院的规定存在不一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关于审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2016年12月7日)中,对“违法所得数额”的认定明确应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违法所得数额”的理解。


四、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中,虚开税款数额和骗取国家税款数额既是作为构罪的基本标准,同时也是不同档次量刑的主要依据。

4·1对于确有证据证实行为人主观上不具有偷、骗税目的,客观上也不会造成国家税款流失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不应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论处,构成其他犯罪的,应以其他犯罪定罪处罚。

4·2·1对于只有虚开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只有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虚开的税款数额就是行为人虚开的销项税额或者虚开的进项税额。

4·2·2没有实际经营活动,行为人为掩盖犯罪事实,既虚开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又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应以其中较大的一项计算。

4·2·3存在实际经营活动,行为人为他人虚开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后,同时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掩盖为他人虚开的行为和逃避纳税义务抵扣自己应税经营活动中的税款,虚开的税款数额应以虚开的销项税额与进项税额中用于抵扣应税经营活动的税额部分合并计算。

4·3·1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国家税款数额,就是受票方利用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的税款或者骗取的出口退税数额,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开出方和接收方均应对国家税款被骗承担责任。

4·3·2没有实际经营活动,行为人虚开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后,又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国家税款数额就是其虚开的销项发票被受票方用于抵扣获取的税款数额。

4·3·3存在实际经营活动,行为人虚开销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同时又虚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并用其虚开的部分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了应税经营活动税款,则应将其不应抵扣的税款数额与受票方抵扣税款的数额一并计入骗取国家税款数额。

4·4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国家税款给国家税款造成损失的数额,也是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行为人量刑的重要依据。给国家税款造成损失的数额是指被骗取的国家税款在侦查终结以前仍无法追回的部分,对于已经追回以及能够追回的税款数额部分,在认定损失时应予以剔除。实践中,对于行为人或其家属退赔的数额,法院判决前追回的被骗税款,以及税务机关向开票单位申领增值税专用发票时预收的税款部分,也应从中予以剔除。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1996年10月17日法发[1996]30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全省经济犯罪疑难问题研讨会纪要》(2005年3月1日)第七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及损失的认定。


   五、挪用公款罪

5·1多次挪用公款不还,挪用公款数额累计计算;多次挪用公款,并以后次挪用的公款归还前次挪用的公款,挪用公款数额以案发时未还的实际数额认定。

【裁判依据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年4月6日法释[1998]9号)第四条。

5·2行为人多次挪用,每次挪用数额均较大,时间均超过三个月,每次归还后再予挪用,不属于以后次挪用款项归还前次挪用款项的,挪用的数额应累加计算。

【裁判依据索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全省经济犯罪疑难问题研讨会纪要(二)》(2006年6月29日)第十七条:归还挪用款项后再予挪用的犯罪数额计算。

5·3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如果没有退还部分的数额达到“数额巨大”标准的,依照“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量刑幅度处罚;如果没有退还部分的数额未达到“数额巨大”标准的,不能依照“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量刑幅度处罚。

【裁判依据索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关于执行刑法若干问题的具体意见(二)》(2000年9月30日)。

宋鲲鹏




联系电话

133-3618-9336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2001年7月起在杭州某法院从事审判、执行一线办案工作,担任刑庭负责人多年,专注于刑事审判理论与实践,曾获浙江省刑事审判先进个人表彰。工作期间,在公开刊物发表法学论文多篇,并多次在法院系统学术论文征文中获奖。2016年10月入职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刑事领域实践经验丰富,理论功底扎实。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