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意义的卖淫行为分析及组织卖淫罪的认定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1-04-14 * 浏览 : 0
0

当今我国处于一个性价值多元化的时期,随着网络和手机社交软件的普及,由此引发的婚外性行为和“卖淫”等性交易行为大量存在。我国现行的对卖淫相关行为的立法规制,是把卖淫行为作为一种行政违法行为来处理,对组织卖淫的行为作为犯罪论处。但是在认定何种行为构成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中的“卖淫”行为,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

手淫、胸推等是否认定为卖淫行为?

依据立法原意,卖淫指以盈利为目的,与不特定的同性或异性发生性交易行为,包括“其他淫乱活动”。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对于什么是其他淫乱活动作出明确界定,部分案件中公诉机关认为:同性之间卖淫行为尚且认定为是卖淫,举轻以明重,那异性之间的以营利为目的的手淫、足交、胸推当然属于卖淫。

在部分省份的公诉案件中,检方援引的是《公安部关于对同性之间以钱财为媒介的性行为定性处理的批复》(2001年2月18日公复字〔2001〕4号),该批复如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规定,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包括口淫、手淫、鸡奸等行为,都属于卖淫嫖娼行为,对行为人应当依法处理。

但是,该批复并未得到所有司法裁判者认同,在多起涉嫌组织手淫、足推的卖淫案件中,被判决无罪。

很明显,公安部作为行政机关,其批复可以作为行政处罚和相关行政诉讼案件的依据,可以作为行政治安处罚的执法依据,但不宜作为认定犯罪的依据。行政法规扩大解释可以把所有的性行为方式都纳入到卖淫行为方式并进行行政处罚,但刑法罪名的设立、犯罪行为的界定及解释应遵循谦抑性原则,行政解释对刑法不应进行扩张解释。

而对于口交等非性交的插入式性行为,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认为应当按照卖淫行为来认定,理由是结合大众的普遍理解及公民的犯罪心理预期等,插入式性行为具有潜在传播性病的可能性,所以需要刑法给予打击禁止,但是文末起草者也提出,待条件成熟时,应当建议由立法机关作出相应解释或由立法直接规定,严格遵循罪刑法定原则。

组织同性之间卖淫的刑责认定

 组织男性向女性从事性交易的,理所当然的认定为卖淫;但是立法未对卖淫一词的内涵作出过明确界定,未曾明确限定卖淫仅限于异性之间的性交易行为。鉴于此,现实中认为卖淫也包括同性卖淫,不与现行立法和有效刑法司法解释相抵触,至少在形式上并不违背罪行法定原则。刑法所规定的卖淫的本质特征在于,其是以营利为目的,向不特定的人出卖肉体的行为。

组织卖淫罪的构成要件

组织卖淫的前提不要求有固定场所,无论是否具有固定的卖淫场所,组织卖淫罪必然要纠集建立相应的卖淫组织,组织者有出资、分取利润行为。纠集的方法有多种:如招募、雇佣、强迫、引诱、为多次卖淫而容留。在纠集卖淫人员的过程中,组织者是处于发起、负责的地位,其目的是掌握一定的卖淫人员,以实现组织卖淫,从中牟利的目的。参与组织的人员,均为主犯,对于提供帮助的行为,另定协助组织卖淫罪。

容留卖淫罪与组织卖淫罪的最重要区分点

是否有组织性是区分组织卖淫罪和容留卖淫罪的关键,组织卖淫需要对卖淫者进行管理,组织者要实施具体的管理行为,支配、监督卖淫人员,使之服从、接受管理安排;而容留卖淫罪则无上述行为,是仅为卖淫人员提供进行卖淫活动处所的行为,没有形成卖淫组织,行为人没有组织、管理卖淫活动。

组织行为的具体表现

1、是否组织、安排卖淫活动;主要是指组织者在卖淫组织中参与组织、安排具体的卖淫活动,具体方式有推荐、介绍卖淫女进行卖淫活动、招揽嫖客,为卖淫活动安排相关服务、保障人员、提供物质、便利条件等。

2、组织者对卖淫人员进行人身和财产控制,是组织卖淫罪的一种典型行为,通过制定、确认相关的人、财、物管理方法与卖淫人员形成组织和被组织、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

组织卖淫罪的加重情节

组织卖淫罪属于重罪,情节严重的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主要表现为,有无强迫、强奸卖淫人员的行为、结合组织卖淫的规模(获利100万元)、人次(10人以上),有无组织患有性病的卖淫者卖淫,是否组织境外人员入境、出境卖淫行为,对行为人作出情节严重的判决。

 组织卖淫罪的内部责任划分

组织他人卖淫场所中的老板、领班、直接管理人员一般系组织者,其行为应当以组织卖淫罪论处,不区分主犯与帮助犯,均判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保镖、打手、管账人、服务生一般系协助者,另外以协助组织卖淫罪论处,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不定组织卖淫罪的帮助犯。

具有营业执照的会所、洗浴中心等经营场所担任保洁员、收银员、保安员等,从事一般服务性、劳务性工作,仅领取正常薪酬,且无前款所列协助组织卖淫行为的,不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