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造飞天茅台涉生产伪劣产品罪与假冒注册商标罪定性分析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1-04-14 * 浏览 : 0
0

【引言】在笔者曾参与办理的生产、销售假“飞天茅台”案中,从起初侦查、公诉阶段的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经过辩护人的辩护最终被定性为假冒注册商标罪。

案例简述:庄某在茅台镇从事物流服务多年,后发现飞天酒销售供不应求,于是打起了生产假飞天的主意,于是他伙同搞白酒批发销售的客户,分工协助,在购买茅台镇生产的散酒进行灌装,以300到400元不等的价格批发给下家林某,林某以飞天经销商的名义对外销售,后被公安机关抓获,罪名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在审判阶段罪名被更改为假冒注册商标罪。

假冒注册商标罪,指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的,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而生产伪劣产品罪是指,是指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200万元以上的,处15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从刑罚比较来看,生产伪劣产品罪明显要严重的多。

两罪定性区分

知名商品凝聚了经营者多年来的心血和汗水,且为注册商标支付了大量金钱和成本,构成知识产权类物权权益,需要法律的保护。在当今消费市场,品牌商品得到消费者青睐、供不应求,且利润丰厚, 有部分消费者为了满足虚荣心、徒慕假冒商品的牌子,知假买假,当然还有制假巨额利润的驱动,制假售假屡禁不止。所以说,假冒注册商标罪未必有欺诈的故意,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必然有假冒、欺诈的故意;生产伪劣产品罪不仅仅是破产了商品的经济秩序,还侵犯了消费者的健康权、知情权等权益。所以说,在销售环节,是否具有欺诈消费者的故意,是区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关键。

两罪竞合部分

如果销售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同时属于伪劣产品,则一行为触犯二罪名,分别构成两罪,根据想象竞合犯,择一重罪处罚,按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论处。如果销售的产品不能被认定为伪劣产品,则不能以生产伪劣产品罪论处,只能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论处。因此,要正确对案件定性,必须准确把握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是否是伪劣产品的问题。

伪劣如何认定

生产伪劣产品罪,该罪的罪状认定了四种类型的伪劣产品,分别是:掺假、掺杂、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最高院司法解释对于“以次充好”认定为,以低等级、低档次产品冒充高档次、高等级产品,或者以残次、废旧零配件组合、拼装和冒充正品或者新产品的行为。由此规定可知,要认定伪劣产品,必须有以低等级、低档次冒充高等级、高档次的行为,二者之间应达到足够的差距,且低等级、低档次产品应近似于残次品。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行为,必然影响消费者对产品的使用。行为人为了销售伪劣产品,在主观上必然有假冒、欺诈的故意。

具体联系本案,庄某等人制造、销售的假飞天酒,品质经过侦查机关鉴定,并不存在掺杂酒精勾兑、有毒有害物质,属于纯粮酒;虽为冒牌酒,但该原酒的购买成本为100到200元每斤,在茅台镇本地也属于优质原酒,只是相比较于飞天的出厂价(据说每斤为400元左右)略低而已。

相对于市场销售价2000多元一瓶来说,庄某制造的成本只有200元的假飞天酒的确属于低档次,但不代表庄某制造的酒就是假酒(酒精勾兑),也不代表该酒就是次品、以假充真的伪劣产品;正是因为飞天的注册商标品牌属性,所以它才可以高于成本数倍的价格在市场销售,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证实,庄某制造的假飞天酒,恰恰是侵犯了飞天的注册商标专有权。购买庄某制造的假飞天酒的消费者,并不会因为饮用了该酒造成身体健康权的影响,当然,庄某不构成生产伪劣产品犯罪。

张永辉律师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十大公益诉讼人物。现担任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下城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杭州市下城区应急管理局、下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文晖街道办、老干部局法律顾问。

教育背景: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学院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