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平台公司“二选一”的法律规范探讨

* 来源 : 张永辉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0-12-29 * 浏览 : 21
0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平台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人民日报评论称:此次调查是我国在互联网领域加强反垄断监管的一项重要举措,有利于规范行业秩序、促进平台经济长远健康发展。

在阿里被调查之前,饿了么与美团也曾多次被曝出“二选一”,双方均有对商家实施强制选择的行为,且已遭到监管部门调查并处罚。

本次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亲自进行的反垄断行动,是针对整个互联网行业,不仅是阿里,其他涉及到民生的互联网公司也会在未来的调查之列。在此之前,地方市场监督管理局多是进行财产处罚,罚款金额较少,对于全国性的互联网大公司很难起到刮骨疗伤的效果,也很难起到全局治理的效果。本次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亲自进行调查、监督,可以看出,互联网垄断行为已经引起中央层面的关注。

阿里曾因“二选一”被京东起诉,早在几年前,“二选一”、“垄断”这些关键词就伴随着双11、618等电商大促横空出世。为此,京东贸易公司、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在2015年直接起诉了天猫网络公司、天猫技术公司、阿里巴巴公司。然而,也有商家起诉京东存在“二选一”“锁仓”等行为,可以说类似的潜规则在互联网界人人皆知。

2017年,美团外卖因在浙江金华要求商家“二选一”,被管理部门处罚52.6万元。

2019年3月18日媒体报道,浙江绍兴部分商户反映,美团外卖平台强行要求餐饮商户选择独家外卖平台,如果选择多平台就采取强行关店、提高佣金、降低排名、缩小配送范围等措施对商户施压。绍兴越城区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该局已对美团的行为正式立案调查。

2019年3月20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美团外卖在当地负责推广的飞达公司“二选一”行为罚款25万元。

上述行为,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互联网平台利用用户对于平台的依赖强迫只能选择其一家进行销售的做法,明显违反该条款。

3Q大战:2010年9月27日,360发布了其新开发的“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随后,QQ立即指出360浏览器涉嫌借黄色网站推广。2010年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录QQ,强迫用户“二选一”。双方为了各自的利益,从2010年到2014年,两家公司上演了一系列互联网之战,并走上了诉讼之路。在国家有关部门的强力干预下,最终QQ和360软件实现了完全兼容。3Q大战是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的1.0版,可以说是国内互联网垄断的始作俑者,在多个场合该案例都被拿出来反复进行讨论,而随后的互联网公司开足马力,争夺地盘,先后上演了滴滴与快的、合并后的滴滴与优步,团购网站等低价撕杀,最终获胜的公司取得了绝对的市场份额。

在互联网低价厮杀的初期,的确给消费者带来了大量的优惠,而等到市场份额高度集中,必然会带来市场话语权的垄断,消费者才发现价格已经高起。尤其是具有市场支配平台的“二选一”,此举会严重限制市场的活跃度。因为工厂的产品只能选择在一个平台销售,所以同一件商品无法产生多家平台销售的竞价行为;这对于消费者来说可选择性减半,同时价格无法反应市场竞争行为。但是,为什一直以来执法部门没有对互联网公司进行过大规模的治理?

相关条例

《反垄断法》第十七条: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该条是法院审理平台是否构成垄断行为的最重要依据,在反垄断案件的审理中,界定相关市场通常是重要的分析步骤。但是,能否明确界定相关市场取决于案件具体情况,也就是说平台在该领域是否具有支配地位。《反垄断法》也对市场支配地位推定制度及其适用原则作了规定。该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所以说,执法部门对于互联网平台的“二选一”行为进行行政处罚的基础是要证明其构成市场支配地位,否则就不能适用该法。

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中,界定相关市场是评估经营者的市场力量及被诉垄断行为对竞争影响的工具,其本身并非目的。如果通过排除或者妨碍竞争的直接证据,能够对经营者的市场地位及被诉垄断行为的市场影响进行评估,则不需要在每一个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中,都明确而清楚地界定相关市场。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六条,对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向监督检查部门举报。但是,数年过去了这些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未得到有力的打击;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曾经通过个人社交账号发文称:“所谓‘二选一’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如果大家没记错,‘二选一’原本其实是某些企业用来竞争的手段。平台不是土豪,成本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大促活动的各项资源天然稀缺,只能向最有诚意、最积极参与大促活动的品牌商家倾斜,这是最朴素的商业规则。”所以说,从这段发言,可以看出,“二选一”、走向寡头,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必然选择。

综上所述,执法机关在调查互联网垄断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时,应该区分市场经济的度集中原则与垄断的界限。基于互联网服务低成本、高覆盖的特点,在界定其相关地域市场时,应当根据多数需求者选择商品的实际区域、法律法规的规定、境外竞争者的现状及进入相关地域市场的及时性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估。在互联网领域中,市场份额只是判断市场支配地位的一项比较粗糙且可能具有误导性的指标,其在认定市场支配力方面的地位和作用必须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确定。所以说,这就要求执法部门要有全局、专业、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与高度执法严谨性,才可以既不伤害蒸蒸日上的互联网经济,又不让垄断行为得逞。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