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鼎刑辩】组织卖淫罪OR容留、介绍卖淫罪 ----汉鼎刑辩团队就一起涉嫌组织境外人员卖淫案成功改变定性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12-04 * 浏览 : 0
0


 

近日,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宋鲲鹏、钱炼两位律师就一起涉嫌组织跨国卖淫案的定性成功变化,最终,法院采信了辩护意见,将公诉机关指控的组织卖淫罪变更为容留、介绍卖淫罪,从而使当事人避免了错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刑,取得了较好的辩护效果。

案情简介

梁某负责一名乌克兰籍卖淫女的卖淫活动,与男朋友邵某(同案犯)分别接受中间人介绍的嫖客,各自收取相应的所得,两人之间也有相互为对方负责的卖淫女介绍嫖客的情况,被告人梁某与绍某并为各自名下的卖淫女安排食宿、接送等。同时,梁某、邵某也与其他人员通过微信群相互介绍嫖客非法获利。

公诉机关认为梁某等人系共同组织境外卖淫女从事卖淫活动,构成组织卖淫罪,且属情节严重。

辩护观点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接受梁某家属的委托后,指派宋鲲鹏、钱炼两位律师担任被告人梁某的辩护人。经过阅卷、会见,辩护律师认为指控梁某构成组织卖淫罪不能成立。主要辩护观点如下:

1、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梁某等人经事先共谋,约定为各自管理的小姐互相介绍嫖客并对嫖资进行分成,并纠集被告人李某某等人为卖淫小姐进行推广”,并无证据基础,该指控事实依法不能认定。各被告人在提供嫖娼人员信息、发布招嫖信息过程中仅具有为对方卖淫女介绍卖淫的明确故意,不能据此推定各被告人形成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故意。

2、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梁某、邵某、被告人李某某具有组织卖淫共同犯罪主观故意证据不足。根据在卷的部分微信聊天记录、支付宝转账记录,可以证实各被告人之间相互介绍卖淫并支付介绍费用的相关事实。但不能据此推定各被告人之间形成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故意。组织卖淫罪的罪质特征主要体现在其组织行为上,组织者将分散单一的卖淫活动有效地组织起来,卖淫者受制于组织者,听从组织者的调遣或根据组织者的安排进行卖淫活动。根据在卷被告人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在相互介绍卖淫时,都问对方卖淫女空不空、在不在,如若不在或没空,就会转而介绍给其他人,显然该介绍卖淫活动并非组织者之间统一协调、安排,各卖淫女也非根据组织者的指令进行卖淫,缺乏组织卖淫的组织性、纪律性。据此,各行为人虽然实施了容留、介绍卖淫,并且是相互介绍、共同实施,但却对具体的卖淫活动不统一策划、指挥,不任意安排、协调,使之形成一个系统的、有组织性的卖淫团伙,就不构成组织卖淫罪,只能构成容留、介绍卖淫罪。

3、被告人梁某不构成组织卖淫罪,在其独立容留、介绍卖淫女进行卖淫活动时构成容留、介绍卖淫罪,在其与他人相互介绍卖淫时构成介绍卖淫罪共犯,被告人梁某仅构成容留、介绍卖淫罪。

判决结果

上述辩护意见最终得到合议庭采纳。法院以容留、介绍卖淫罪判处梁某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