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驾车酒后撞人把车开到了50米外的家警方认定逃逸律师的观点却说服法官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11-28 * 浏览 : 0
0


 

案情简述:

杭州郊区的村民刘某于2018年某日晚,酒后(后经鉴定酒精含量为122.3mg/100ml)无证(驾驶证被吊销)驾驶小轿车从同村的亲戚家回自己家中,因夜间雨天未降低车速,未注意前方行人,与对向走来的行人发生碰撞,造成被害人受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被告人未立即停车,继续驾驶车辆前行并将车停放于距离现场约50米的家门口空地上,再走回现场但并未参与施救(被害人已被同伴抬上车并送往医院),在被害人被送往医院后离开现场回到家中。

后又因此事与随后赶来的父母争吵被其他亲戚带至离家不远的亲戚家中及父母居住的老宅中,同日晚上,被刘某在老宅中被公安机关查获。经交警认定,被告人负事故全部责任。案发后,刘某家属与被害人家属达成人民调解协议,并足额支付了赔偿款。

 

检察院指控:

刘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驾车肇事,致一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且肇事后逃逸,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这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辩护律师观点:

刘某父母委托了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钱炼律师,钱律师提出两个有利于刘某的辩护意见:首先,在本案中,刘某离开现场的行为不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理由如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是指行为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

即,逃逸必须是基于“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而逃跑,客观上表现为逃离事故现场、畏罪潜逃。具体在本案中:1、被告人刘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并未离开“现场”。事故发生地点离被告人的家仅不足50米的距离,将车停到不远处的家门口再来处理符合一般人的心理;刘某停好车后并未人停顿,马上返回现场,因伤者被他人带走送往医院,刘某主观认为伤者能够得到有效救助方回到家。上述行为连续发生,反映出刘某并没有在事故发生后不救助伤人而逃离现场,即其履行了救助义务。

其次,刘某没有“逃避法律追究”的主观意图。

刘某在事故发生后移动范围仅限于现场周边,被告人若有逃跑免受法律追究的意图,其本人不会始终处在亲属、家人的视线之下,其客观上有足够的时间、条件逃跑而未逃跑,反映其并没有逃避法律追究的主观意图。

再次,不可扩大解释“逃逸”的主观目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条规定,肇事者的现场义务为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伤员、迅速报警等,未履行上述全部现场义务并不一定认定为交通事故的“逃逸”情节,司法解释明确规定逃逸的主观是为了逃避法律追究,在判断刑法问题时应当运用刑法的规范准则,而不可任意扩大;而且上述义务的履行不到位,也不必然认定行为人有逃避法律追究的主观意图。

 

法院最终审理结果:

杭州市某法院最终判定:刘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驾驶机动车辆肇事致一人死亡,并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裁判要旨:一、公诉机关另指控被告人系肇事后逃逸,被害人亲属的诉讼代理人同意公诉意见,被告人辩称其不构成肇事后逃逸,辩护人亦提出被告人不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辩护意见,经查,法律规定的交通肇事后逃逸是指肇事者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而逃避法律追究应包括通过逃跑意图肇事行为不被发现以及虽被发现但通过逃跑以逃避责任追究,综合全案证据被告人在肇事后虽未立即停车而继续驶离,但停车地点为事故现场前方约50米的自家门口处,并在停车后步行返回事故现场,结合其与被害人系同村村民及现场尚有其他相识的人在现场等事实,不足以认定其具有意图肇事行为不被发现的主观心态。

二、此后被告人在被害人被他人送往医院救治后返回家中,并因与其父争吵等原因离开家,而去往离现场不远的亲戚家中以及其家老宅,该行为基于本案后续事态发展的条件下顺势发生,且在案并无证据证明其有潜逃的想法与行为。   

三、故被告人系消极地不履行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事故发生后应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扶助伤员并及时报案的义务,但认定期欲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证据不充分,被告人的行为尚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交通肇事的逃逸,公诉机关的指控不当,本院予以更正,被告人的辩解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判决结果:法院认定刘某犯交通肇事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刘某未上诉,检察院未抗诉。

 

办案律师手记:

刚接触这个案子的时候,也倾向于交通事故后逃逸,但会见了当事人,并实地考察了案发现场后,辩护人意识到,该案有着其特殊性,不能简单地以是否离开现场作秋判定是否构成逃逸的标准,关于“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认定,于是,辩护人又详细地研究了交通肇事罪的相关司法解释,并查找有无类似的案例。

根据法律规定,交通肇事逃逸的前提条件是“为逃避法律追究”,并不是简单的离开事故现场,本案中被告人并没有逃避法律追究的主观意图,离开现场的目的仅是将车停好再过来处理,这完全是因为本案的特殊性,是因为事发地点离被告人的家太近,辩护人到过现场,两地相距只有不到50米,这也符合一般民众的心里。

事实上被告人停好车后也确实回到了现场,只不过由于当时受害人的同伴已将受害人抬上车并出发去医院,被告人才没有过多的救治行为,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受害人当时没有获救助,被告人也一定会采取救助措施。此后,被告人回家告知家人出了事故,也没有进一步逃避的行为,在亲戚家及父母家的转场更不是逃避的行为,因为任何人都知道这种场所的变更根本不可能达到逃避法律追究的目的。

因此,根据本案的特殊情况,被告人主观上没有逃避法律追究的意图,客观上也没有逃避法律追究的行为,不应认定为肇事后逃逸。

另外通过查找,辩护人在《刑事审判参考》中查找到两个类似的案例:1、《刑事审判参考》26176号案例,周立杰交通肇事案——如何认定交通肇事后逃逸;2、《刑事审判参考》44342号案例,钱竹平交通肇事案——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的司法认定。通过研究交通肇事罪的法律规定,及阅读案例,更加坚定了辩护人的辩护立场。

最终,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获得法庭认可,被告人获刑二年,一审宣判后,检察院没有抗诉,该案已生效。大家都知道,交通肇事逃逸是交通肇事罪的从重情节,起刑点就是三年以上,辩护人通过负责任的工作维护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