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患癌女子突然背上前夫百万巨债,离婚后买的房也被查封!法院判决亮了

* 来源 : 汉鼎所公众号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04-14 * 浏览 : 0
0
身患癌症异乡住院 丈夫却不知所踪

晓利(化名)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老公养育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老公在杭州做着二手车生意。自从老公沾染了赌博的恶习后,夫妻经常发生争吵,感情不和,男方开始经常不着家。


2008年,晓利在医院体检查出宫颈癌,随后住院进行手术,高额的手术费让本来不富裕的家庭有点吃不消,而从她确诊到手术期间,前夫没有再去医院看她,家人除了接到他借钱的电话,很难联系到他本人。好在晓利手术顺利,但术后仍需长期复查。从此她和丈夫决裂,独自一人来到上海打拼,赚钱看病、养女儿,两人开始分居两地,鲜有联系,直到双方登记离婚。

单亲母亲遭飞来横祸 账户和唯一房产被法院冻结

至2016年,晓利和前夫分居九年,于是双方协议离婚,由于两人没有共同财产,且多年没有在一起生活,所以就简单了很多,女儿归晓利抚养,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


但是,令晓利没有想到的是,虽然离婚了,两年后的一纸判决,却差点让她陷入深渊。

2018年5月的一天,晓利去银行办理业务,突然发现自己的账户被法院冻结,随后又发现离婚后在老家购买的一套住房也被法院查封。对于在底层打拼的晓利来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法院冻结了她和女儿所有的财产,也是她生活所有的希望。


随后在一番询问后才得知,前夫在2016年10月到12月短短两个月内,向他人借款共计44 万元,利息为月利2分。同时,还有其他法院的信息显示,在2016年6月至12月,两人离婚前后短短6个月内,前夫以各种名义向他人借贷高达64万余元。


而债权人明显是在律师的指导下,仅仅就离婚前所欠的20万元,以晓利和前夫两人为共同被告,起诉到杭州市某人民法院,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要求两人承担连带返还责任。


随后法院向晓利户籍地邮寄送达了起诉书和开庭公告,但是晓利人在上海,并不知道此事,邮寄无果,法院进行了公告送达,并缺席判决晓利和前夫10日内归还债权人借贷款20万元以及利息3.6万元。


申请再审 焦点争论借贷是否为家庭债务


在遭受如此大的打击后,晓利痛定思痛,赶快到杭州委托律师应诉,在朋友的举荐下,晓利最终委托了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严华丰和朱露妮律师。


而此时时间和空间上都很紧迫,由于晓利没有就一审提出上诉,所以判决已经生效并进入执行程序,另外律师查询得知,晓利前夫在其他法院尚有多个借贷纠纷在审理过程中,涉及金额数百万元。


随后,两位律师马上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并向执行法院申请了暂缓执行,收集了可以证明晓利和前夫分居的全部证据。


晓利暂时保住了自己的房子,但是能否得到法庭的支持也是扑朔迷离。


在再审开庭中,债权人代理律师据理力争,声称晓利前夫借钱用于父亲治病和女儿就读贵族学校,理应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二人共同偿还,并且债权人的请求没有超过20万,按照杭州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不算是数额巨大而超过了家庭开支的范畴。


分居事实得到认定 离婚前夕巨额债务最终被驳回


该案数额不大,但是却非常具有代表性。在刚刚不久前,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其中第三条明确的提出: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如何认定夫妻关系存续、个人名义、超出家庭需要这几个法律要件,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该案中,晓利和前夫分居8、9年,双方虽然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是否应属于司法解释中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同时,如何证明夫妻处于分居状态,仅仅凭空口之词,对于案件认定的确有难度。该案中晓利律师对当事人相关的亲属深入调查了解,尤其是晓利长期在上海工作的事实,并对晓利的公公、婆婆、姐姐等近亲属进行调查并申请出庭作证。围绕两人分居两地,没有共同家庭开支等相关事实形成了证据链条。


最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本案借款不宜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理由是晓利和前夫长期分居,缺乏家庭安定生活之外观,本案又是发生在两人离婚前三个月。


结语

该案的胜诉,对于晓利来说,不仅仅是保住了唯一的房子,还有前夫其他仍在法院被诉的数笔欠款,将与她划开界限,免于骚扰。


同时,该案对于有类似状态的夫妻和受诉案件,具有案例价值。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