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已至,老赖没有春天

* 来源 : 审判研究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5-01-15 * 浏览 : 3
0

阅读提示:从法律角度上说,老赖是指在民商领域中对他人负有到期债务,拥有偿还能力,却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的当事人。通俗而言,就是欠了债也有能力还却耍赖不还的人。随着各种措施出台,治理力度强度加大,老赖们必将无处遁形,寸步难行。可以说,老赖没有春天,正在面临一个漫长却没有尽头的凛冬。

 

赖之所以存在,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当老赖成本低廉——不赖白不赖,于个人、法人等身份的社会评价和个人声誉、商旅活动和经济利益等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不过,这一现象显然正在扭转。

 

去年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规定:拒不履行判决、裁定、调解书,社会影响恶劣的,可以对该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予以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法律人士将之解读为:行政机关当老赖,单位负责人将面临拘留风险。这意味着对老赖的追惩已经从面聚焦到点——立法已从以往针对大众层面的老赖,上升到针对行政机关,这一传统上处于诉讼强势地位的特定群体“老赖”。

 

当然,这并不表示特定群体之外的老赖迎来了春天。相反,四组关键词如同这个冬天的四股寒流,昭示出在经历初凉的霜降之后,属于老赖的凛冬已然而至。

 

关键词一:限制

 

关于对老赖的限制性规定,可以追溯到2010年7月14日,最高法院下发《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规定明确,自2010年10月1日起,限制老赖进行以下8类高消费行为: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2014年12月8日,最高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张根大表示,最高法院已经建立起一份74万人的老赖黑名单,对法院判决后被执行人有钱不还的,实施限制坐飞机、出入境等信用惩戒,现在再增加一条银行贷款限制。12月13日,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再次透露,在以往禁乘飞机、列车软卧的基础上,拟进一步限制老赖乘坐高铁、动车和轮船。

 

不断增加的领域和项目已然成为“限制”方向,这个冬天起,老赖们将逐渐“寸步难行”。

 

关键词二:曝光

 

2014年9月29日,江苏南京中院开始在南京所有运行的地铁及部分公交线路上公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地铁公司和公交总公司每天在所有地铁和部分公交线路运行时间段内播放16次,每次播放时间为2分钟。每次播放10个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每十天更换公布一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2014年11月,江西高院等多个部门联合向社会发布江西第1期诚信红黑榜,13个典型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上了黑榜。同月11日,新疆乌鲁木齐中院借助LED在市内繁华地段发布关于不履行义务被执行人的公告,内容涉及其单位、姓名、身份号(出生年月处被隐去 6 位数)及未履行义务的标的。

 

2014年12月起,辽宁高院将每周曝光20名老赖,分别包括10个法人及其他组织以及10个自然人。安微肥东县法院利用社会资源,从2015年1月起在闹市区LED大屏幕上,滚动播放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对老赖进行曝光,源于2013年7月19日最高法院发布的《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2013年以来,最高法院在全国建立起“执行黑名单”制度,各级法院将情节严重的失信被执行人统一纳入到最高法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向社会公布,并通过执行指挥系统向政府相关部门和金融机构等通报。最高法院在官方微信平台上专门设立了失信被执行人曝光台。截至2014年12月10日,最高法院已公布失信被执行人近77万余人,其中自然人近66万余名,法人及其他组织10万余个。

 

依据上述规定,可以实施“曝光”的为各级法院,而不仅仅只是最高法院。一年多来,通过越来越多的高级法院、中级法院,以及基层法院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各种各样的场合,用曝光的方法来让老赖变得众所周知。

 

在中国这样一个熟人社会的环境中,曝光给老赖带来的直接影响大概是“无颜面对父老乡亲”。

 

关键词三:专项行动

 

有一则2015年1月13日见诸于媒体的消息:李宏是个老赖,早在2013年9月22日输了官司。但是他一直不履行判决,导致他的一辆轿车被江苏阜宁法院扣押。法院执行员在停车场向李宏送达裁定书,李宏拒收,并将车辆强行开走,导致生效的判决、裁定无法执行。近日,李宏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罪名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2014年11月,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集中打击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等犯罪行为的专项行动有关工作的通知》,称将集中打击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等犯罪行为。整个专项行动至2015年3月结束。

 

通知明确将重点打击两类老赖:一类是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妨害公务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等犯罪的被执行人或相关人员,将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人民法院进行审判,最后依法定罪量刑。另一类是被执行人或相关人员的妨害执行行为虽不构成犯罪,但需要进行司法拘留惩戒的,由各地法院依法及时采取强制措施,其中行为人逃匿的,由公安机关协助查找、控制,送交拘留所进行拘留。

 

三部门为此次专项行动,给出了具体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第一类老赖将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判决;第二类老赖由各地法院依法及时采取强制措施。

 

毋庸置疑,这场由最高法院等三部门发起的,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雷霆”行动,会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给老赖们“雪上加霜”。

 

关键词四:全国联网

 

说到底,限制、曝光,以及专项打击行动都只是治标之策,与之相比,最令老赖感觉到寒意的应是第四个关键词:全国联网。它代表着针对老赖的信用惩戒制度正在进行完善,针对本源上采取的治理措施与治标之策正在双管齐下,将使老赖的侥幸心理彻底破灭。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这是我国首部国家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项规划。其提出,制定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采集和分类管理标准,推动地方、行业信用信息系统建设及互联互通,逐步消除“信息孤岛”,构建信息共享机制,让失信行为无处藏身。11月,中国银监会和最高法院联合发布《关于人民法院与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网络执行查控和联合信用惩戒工作的意见》,以维护司法权威,防范金融风险,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12月23日,最高法院执行指挥办公室挂牌及执行指挥系统开通仪式举办。该指挥系统具备案件管理、网络查控、远程指挥、信息公开、信用惩戒、监督管理、决策分析等多种功能。据最高法院人士介绍,该系统已经与多个中央国家机关、20多家商业银行、民航订票系统和铁路订票系统实现联网。还将全国上下四级法院之间的执行网络实现互联,将汇总全国法院所有已结和在办的执行案件信息,上级法院和领导可以随时查看辖区法院或所属执行人员的执行工作情况。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短时期内就有了突破性进展,对老赖来说,这真是一个寒气逼人的冬天。而且,有迹象表明,社会信用体系还将强化网络信息技术的运用,支付宝、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财产均将纳入案件执行查控财产范围。

 

所以说,吹向老赖的寒流没有结束的时候,可以预期,一张立体化、多维度全覆盖的大网,正在把老赖牢牢地“困在网中央”。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