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车躲避交警检查的刑事法律分析

* 来源 : 宋鲲鹏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8-06-05 * 浏览 : 0
0

       危险驾驶犯罪司法实务中,行为人往往出现为躲避交警检查而驾车逃离行为,对其驾车逃离行为的法律评价或涉罪定性,司法机关也会存在不同认识。本文结合浙江省内具体案例,试图总结部分司法裁判规则。

案例一


曹某危险驾驶案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浙01刑终236号刑事判决书】

        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曹某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在发现前方有民警设卡检查时转弯逃避检查,后被执勤民警查获。一审法院根据血液酒精含量以及逃避公安机关依法检查从重处罚情节,以危险驾驶罪判处曹某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六千元。判决后,曹某提出上诉,认为其是在看见交警设卡检查、民警尚未发现时即转弯至小区门口欲逃避检查,但在随后被查处时积极配合执法人员,没有逃跑或抗拒检查,请求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二审法院认为,鉴于上诉人在原审庭审中未能如实供述欲逃避检查而驾车转弯至小区门口的情节,不予适用缓刑,但综合考虑本案的犯罪事实、情节及社会危害性,认为原判量刑过重,遂撤销原审量刑部分,判处曹某拘役一个月十五日,并处罚金三千元。

        涉及危险驾驶过程中逃避检查的相关规定有:1、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3]15号)第二条第(六)项:醉酒驾驶机动车,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六)逃避公安机关依法检查,或者拒绝、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2、浙江省三家《关于办理“醉驾”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浙高法[2017]12号)中关于刑事处罚部分规定的从重情节,其中即规定:(6)在被查处时有逃跑、抗拒检查、让人顶替等行为,情节严重的。显然,案例中两级法院就行为人在民警尚未发现时即驾车避开检查点是否构成“逃避检查”的从重处罚情节产生了不同的认定。

        作为危险驾驶犯罪中从重处罚情节之一的逃避检查行为也应注意区分逃避情节,根据其逃避方式、手段等审查是否构成逃避检查以及是否属于情节严重,行为人在民警尚未发现时即驾车避开检查点的消极躲避方式并非危险驾驶犯罪中的逃避检查行为。


案例二


戴某某危险驾驶、妨害公务案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浙0104刑初443号】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戴某某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行驶过程中发现前方有交警设卡检查,为逃避检查而驾车冲卡,逃跑中又与其他车辆发生刮擦。检察机关认为戴某某的行为分别构成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提请法院判决。庭审中,辩护人主要认为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驾车冲卡与事实不符,戴某某是在临近交警对其检查时,趁民警不备开车逃离,逃离一段距离后又主动停车,之后拒不下车接受交警检查。辩护人认为戴某某对交警执法人员没有任何阻碍执法的暴力、威胁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法院经审理后采纳了辩方不构成妨害公务罪的意见,以危险驾驶罪对戴某某从重处罚(逃避检查情节严重)。

        有关危险驾驶过程中驾车躲避交警检查的法律规定主要是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第二条第(六)项:醉酒驾驶机动车,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一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六)逃避公安机关依法检查,或者拒绝、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第三条:醉酒驾驶机动车,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又构成妨害公务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案例中戴某某在临近交警检查时趁机驾车偷溜,这种非暴力方式的逃避检查的行为不符合妨害公务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对于危险驾驶过程中为躲避交警检查驾车逃离的行为是否构成妨害公务罪,应查明逃离的方式、手段是否符合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威胁方法”。对于采取非暴力、威胁手段逃避、拒绝或者阻碍检查的行为,应作为危险驾驶罪从重处罚情节;对于采取驾车冲卡等暴力、威胁手段拒绝、阻碍检查的,如果该手段尚未达到构成犯罪的严重程度,仍属于从重处罚情节。(高贵君等《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理解与适用


案例三


高某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浙1021刑初259号】

    检察机关指控高某某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发现前方有交警设卡检查,为逃避检查,明知该路段系单向行驶车道仍不顾后方人车安全,调转车辆逆向行驶逃离,逃离过程中撞上他人正常行驶的车辆,造成两车严重受损,后被民警当场抓获。检察机关认为高某某的行为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请法院判决。高某某及辩护人认为不应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指控事实一致,但认为高某某驾车逃离的行为尚不具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相当的社会危险性和破坏性,不应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对戴某某从重处罚(逃避检查情节严重)。

        前述规定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不包括采取驾驶机动车冲撞执法人员的方法。(高贵君等《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理解与适用)行为人醉酒驾驶机动车冲撞执法人员的,其行为既符合危险驾驶罪的构成要件,也符合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以处罚较重的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若该冲撞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或者致人重伤、死亡,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交通肇事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等其他犯罪构成要件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判断危险驾驶过程中为躲避交警检查驾车逃离的行为是否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应当根据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具体危险犯的实质,评价驾车逃离过程和行为是否产生了与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等相当的具体危险,实践中如已直接发生实害的,就已经超越了危险驾驶罪所限定的抽象危险范畴,可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张军主编《刑法修正案(八)》条文及配套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


        实践中,行为人酒后驾驶机动车基本系出于侥幸心理,遇交警检查时希图行为人主动接受检查并不符合人之本性,缺乏期待可能性,故对行为人驾车逃离行为应注意区分消极躲避情形,根据其逃离手段、逃离方式以及主观心态、具体情节等认定是否属于司法解释中逃避检查的行为,是否还构成妨害公务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其他犯罪,以及是否从一重罪处罚或数罪并罚。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无需修改!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无需修改!